爭匾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
  • 来源:免费理论2020新片_免费论理电影_免费片在线观看

  1。兩戶爭匾

  雍正皇帝登基後,下令在民間征集“孝仁義貞”者,作為百姓行為的典范,皇帝將親自題牌匾,以作嘉獎。

  這道旨意讓清平鎮人不安分起來,當地有兩傢大戶:東城的劉傢、西城的駱傢。劉傢有位七十多歲的祖母,24歲起守寡至今未嫁,她守候著夫傢傢業、子孫,當為女子“貞節”的典范。如果劉婆婆能得到皇帝的題匾,將是劉門一族幾世人的榮耀。

  劉傢兒孫一心想為劉婆婆爭到貞節牌匾,劉婆婆長子劉來喜對此事最為上心。可是因為競爭的人太多,朝廷隻給清平鎮一個“貞節牌匾”的名額。

  其他小傢小戶沒有能力和劉傢爭,隻有西城的駱傢勢力財力與劉傢不相上下,他傢有位少奶奶叫趙如珍,三年前沖喜嫁過門來,可惜新婚第三天,她那體弱多病的丈夫駱大勇就蹬瞭腿,如珍悲慟欲絕,當即撞墻欲尋短見,幸好被救瞭下來,傷痕在額頭留下一個月牙形。

  此事在清平鎮非常轟動,這樣剛烈貞潔、一心殉夫的女子,當然有資格爭得“貞節牌匾”。駱傢人也在上下打點著此事。

  當地官員將劉婆婆、趙如珍的事例添油加醋一番報瞭上去,沒多久,朝廷派下“驗風”官員來查驗。深夜,劉來喜帶著金銀來到驗風官員下榻的驛館,準備行賄於他。剛到門口,就看到駱傢的人耷拉著腦袋、提著禮盒出來,他趕緊藏到石獅子後面。原來駱傢先行一步,但看此情形,禮沒送出去。

  兩名官員將駱傢人送出門來,客套幾句,駱傢人駕上馬車而去。

  門口的兩人邊目送邊說:“難道大人真的不為金帛所動麼?”一位年長些的說:“皇上新近登基抓貪腐最嚴,上至一品大員下至九品城官,殺瞭上千瞭,大人在這節骨眼上還敢收禮嗎?”

  年輕的說:“不知駱傢劉傢兩位候選人,哪個能中選?”劉來喜趕緊豎起瞭耳朵。

  “守寡四十年太平常瞭,民間守上六十七十年的都有,守四十年寡算什麼?倒是那趙如珍,年輕輕的就想到殉夫,可圈可點。”

  兩人邊說邊進瞭屋,劉來喜心全涼瞭,聽他們這口氣,自己的母親勝算不大啊。

  此時,那兩人進到院子裡,飄出來幾句含混不清的話,讓劉來喜靈機一動。他們說:“趙如珍這麼年輕,能守得瞭一時,難保能守一世,若她與男人有私,就再與貞節牌匾無緣瞭……”

  2。林中劫案

  劉來喜回來時夜入三更,母親房內傳來輕微的木魚聲,她還沒有睡,她邊敲木魚邊輕輕嘆息。

  劉來喜記得小時候,寡居的母親曾與一位鄉紳私相授受,如不是傢族壓力,自己隻怕早有瞭後爹,壓根甭想靠母親的“貞節牌匾”博得榮耀。母親守寡並非心甘情願,幸好她年輕時的那段醜事知道的人甚少,不然讓駱傢人到處宣揚出去,自傢的勝算更小瞭。

  母親還在等劉來喜的消息,聽他說瞭一番後,她沉吟道:“老身守瞭這麼多年,豈能敗給一個小姑娘。”

  劉來喜說:“如要她破瞭貞節找個年輕帥氣的少年便成,但聽說她這人謹慎拘謹,且被駱傢人看管得很嚴,怎麼能抓住她的把柄才好?”

  劉婆婆轉著佛珠,眼珠一轉:“你看劉安如何?”

  劉安是劉傢收養的孤兒,一表人才、溫文爾雅,25歲未娶,是劉婆婆的心腹,若讓他色誘趙如珍,沒準能成,誰叫他天生一副討女人喜歡的模樣。

  現在的問題是趙如珍成天被關在深宅大院裡,怎麼讓她出來?劉來喜想辦法買通趙傢的親戚,報瞭個母親急病,將趙如珍誆瞭出來。為確保此關鍵時期不出意外,駱傢派瞭十個壯丁跟在她後面。

  這天天氣悶熱,趙如珍一行人走到荒無人煙的樹林,都累得走不動瞭,旁邊有個小茶鋪,他們就停下來打尖喝茶。突然,壯丁們頭暈眼花、兩腿發軟,一個個栽倒在地動彈不得。

  趙如珍此時被關在轎子裡,自從夫君死後,她極少拋頭露面見人瞭。轎簾被人一把挑開,一個英俊的男人臉龐伸瞭進來,對她色瞇瞇地似笑非笑。

  趙如珍心一顫,一股熱流從腦門沖向腹部,鬼使神差地軟倒在男人的懷抱裡。

  這個男人不是別人,正是劉安,他受劉來喜和劉婆婆的指使,當瞭一回“采花賊”。

  久未品嘗男人滋味的趙如珍如沐春風、面帶嬌羞,毫無被人強暴的恐慌,倒是劉安手忙腳亂不知如何是好。就在兩人衣裳不整一片狼藉時,轎子門被人再次挑開。

  “你們這對奸夫淫婦……”

  3。自投羅網

  貞潔牌匾候選人趙如珍居然光天化日下與男子野合,此事一經傳出清平鎮震驚瞭。

  趙如珍藏在娘傢不敢再露面,氣急敗壞的駱傢人定要找到那采花賊。

  趙如珍如泣如訴:“那日,我明明看到是夫君駱大勇,怎會變成瞭采花賊?奴傢冤枉啊。”那定是被人下瞭迷藥,不然那十個壯丁怎會不省人事。這事定要查個水落石出。

  這天,駱傢人截到趙如珍的一封信,上書:那日樹林小別,朝思暮想不得終日,今日可否悅來客棧小聚?天字3號房。

  那個采花賊他賊心不死啊。駱傢人沖到悅來客棧天字3號房,那人正是劉安。駱傢人恨極瞭這個色膽包天的傢夥,是他讓駱傢的好前程好名聲一敗塗地。

  有人認出瞭劉安:“這不是劉婆婆身邊的男仆嗎?”

  劉安是劉來喜傢的人,這事定是個圈套,不光是“采花”這麼簡單。劉安被抓進瞭官衙。

  得知劉安被抓,劉來喜急得直跳腳,他對母親說:“你說劉安這個傻鳥,他設計引誘趙如珍敗瞭她的名聲就是瞭,幹嗎還要自投羅網和她幽會呢?”

  劉婆婆說:“趙如珍與他一個青春貌美、一個血氣方剛,情愛乃人之本性,劉安不是隨便的孩子,怎能這麼就扯得幹凈?”她眼望前方,忍不住眼中含淚,想起許多前塵往事來。

  再說官衙裡劉安被押到堂前,縣令一拍驚堂木,追問劉安誰是他幕後指使,劉安說:“我沒有幕後指使,我就是垂涎趙小姐的美貌。”

  縣令責令重打劉安二十大板再說。衙役剛要把劉安拎起來,他突然眼睛一翻暈瞭過去。

  定是被嚇暈的,這種陣勢縣衙的人見多瞭。卻不料,劉安很快睜開眼,眼神混沌四下觀望:“我的夫人如珍在哪裡?我是大勇啊,我思念傢人,陰魂終不得散……”

  4。借屍還魂

  劉安被駱大勇借屍還魂瞭!此事連驗風的朝廷官員都驚動瞭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

  趙如珍也哭著說:“那日小樹林,我明明看到的是大勇啊。”劉安“醒”來後,堅稱自己就是“駱大勇”,他因放不下傢人,陰魂一直未有散去。事情是真是假,當然駱傢人最清楚,因為他們和駱大勇最熟悉。

  真真假假,這事交給駱傢人去辨別。駱傢的太婆太公、父母雙親被召至近前,一一詢問劉安的“大勇生前事”。

  “審判”撲朔迷離,駱傢人得出的結論是:劉安確系駱大勇借屍還魂,與趙如珍茍合的不是劉傢仆人劉安,而是駱傢長孫駱大勇。

  駱傢老夫人抱著劉安痛哭:“兒啊,你想死為娘瞭,你終於回來瞭,卻變成這副模樣。”

  “我想與如珍再次成親,如何?”劉安說。

  駱傢人遲疑不定,但事已至此,隻能答應。

  十日後,劉安以“駱大勇”的名義與趙如珍圓房瞭,至於趙如珍“失貞野合”之醜聞不攻自破,變成瞭與自傢夫君生死重逢的美談。駱傢人一口咬定:劉安確系駱大勇還魂不假。但是,他們似乎並不喜歡這個換瞭面孔、死而復生的兒子,把他扔到外面不管不問,由他與趙如珍自生自滅。

  這件事的突然轉變,讓劉來喜一驚一乍,他想不通他自小看著長大的劉安怎麼變成瞭駱大勇?而精明的駱傢人還全體被騙。

  還是劉婆婆點開瞭玄機,她說:“劉安當然不是駱大勇,他若想與趙如珍正大光明長相廝守,隻有走這條路。駱傢為瞭自己的臉面,隻能幫著圓謊瞭,失去貞潔牌匾和一個有名無實的媳婦,總比失去駱傢整個臉面要好。”

  劉來喜拍手稱快,連稱母親好主意。他哪知道,趙如珍與劉安早在她成親前就郎有情妾有意,當時她被逼抬進指腹為婚的駱大勇新房內,體弱多病的新郎新婚第三天就一命嗚呼,當時趙如珍撞墻受傷,並不是要殉夫,而是她被婆婆辱罵她克夫是掃把星,感嘆命薄如紙的趙如珍才想一死瞭之。

  為瞭守貞,趙如珍被逼不得再嫁,如今為瞭爭皇帝禦賜“貞節牌匾”,駱劉兩傢相互惡鬥,卻幾經輾轉,成全瞭她和劉安的好事。當然這件事前前後後,全靠劉婆婆的苦心安排,她目的有兩個:成全劉安、奪得牌匾。一心想靠母親的貞操博來傢族榮耀的劉來喜被蒙在鼓裡。

  駱傢吃瞭啞巴虧,隻有自認倒黴,清平鎮的“貞節牌匾”自然落到瞭劉婆婆傢裡。牌匾送到這天,清平鎮吹吹打打、張燈結彩好不熱鬧,劉婆婆被抬上八抬大轎,鳴鑼開道,被人像神一樣供著遊街,她坐在高處,看到人群中趙如珍與劉安手攜手、小螞蟻般混在人群中,不由感嘆:自己雖然得到瞭至高的榮譽,可終究還是清苦寂寞一生,不如如珍那般真真切切的幸福。她在萬人歡呼中,流下瞭兩行酸澀的老淚。